澄邈.

盾铁/蝙超BvS【可逆不可拆】/星蚁

《意料之外》信云

易景_开学更新随缘:

妖妖的点梗 希望写成这样妖妖不要打我………@优伶 

使用说明:
cp向:信云王者荣耀
成分:
超巨量的ooc
超巨量的年龄操作
超巨量的糖。
禁忌:
ooc敏感患者不适宜使用本品。











韩信近来很郁闷。



第一,他的君主越来越喜欢搞事,军队扩充得不像话,他根本管不过来。



第二,鬼知道发生了什么,他的爱人在一夜间成了个小孩儿,甚至心性都变得有些小幼稚。一张小脸倒是软乎乎,手感嫩滑好捏得很。



第三…



第三,他那些出生入死的兄弟们,把他爱人戏称为他的孩子,还笑着说要送他一本《育儿经》,几次蛊惑小孩儿叫他爸爸。落得他现在天天回家就得受小孩的白眼,过得好不痛快。



…我呸,一帮吃里扒外的白眼狼。韩信腹诽。



是黄昏,寒意随着夜色一点一点漫上来,韩信将军队整顿,例行常规解散之后立刻抱紧了双臂,低头想以最快的速度冲回家去。



“韩信。”



韩信正打算推门入室,身后就传来赵云清清冷冷的声音,身体成了孩童模样之后连声线都变得稚嫩,韩信无奈地转过身去,他穿得太少了,已经冻的发抖,一副可怜模样。“你这个样子,不在家好好呆着,跑出来做什么?你就这么追着我想喊我爸爸?”



在一起的时间已经足够长,赵云早就习惯了他这幅不正经的样子,只是对韩信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而烦躁恼怒,眼里本来闪烁的期待瞬间被碾碎湮没在一片星辰大海里。他一咬牙,小小的脸因此鼓成了包子:“韩重言!”



赵云很少严肃地叫他全字,虽然配上他现在这张包子脸只让人觉得可爱。韩信缩了缩脖子,不知道是给冷的还是给吓的。“怎么了?”



“……”赵云不说话。



“怎么了?你倒是说啊。”



“……………”赵云盯着韩信,嘴唇抿得紧,死活不肯说话。



“你不说我进去了。”



赵云冷着脸,他不知道为什么,从未因为伴侣的迟钝而心烦气躁到想要打人——虽然他现在那副小身体好像也打不了什么人就是了——他瞥了韩信一眼,冷光乍然而逝,明明白白是很不满的意思。两步上前去一把拽住韩信的袖口,将那块布料攥紧在手心拉着他进屋去。



木门在韩信身后落锁,将垂死的黄昏与初生的月光一并关在屋外。屋内是只属于他们二人的一方天地,然而此时两人却一句话都没有说,只听炉内的柴火噼啪,孜孜不倦地放出热量。



韩信终于觉得压抑不住了,张了张嘴刚想说什么,却被赵云抢了先。



“韩信,你是不是忘了什么。”



呃……嗯?



韩信绞尽脑汁没想出个所以然来。



他自认为记性很好,大事小事不需要账簿记录统统都能记得一清二楚,…这次是,忘了什么才能惹得赵云动如此大的火?



韩信咽了口唾沫,有些为难。眼神从左晃到右,将屋内每个于赵云有关的角落看了个遍。



是什么特殊的纪念日?那是下个月的事…

庆祝帝国统一?太扯,赵云对这些兴趣不大…



他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赵云还是没有要开口的意思。韩信犹豫了一下,终于决定还是哄哄。



“赵云,别气了。”



“呃…我不对,都是我不好。”



“呃………”



韩信不知道再说什么了,他对哄小孩一直很苦手——不,不是苦手,是根本就不理解,一看到小孩就犯晕。



小赵云站在桌边仰头看着韩信,小孩儿的心一寸寸地凉下去,他现在一点都不怒,甚至可以说是平静,凉凉道。



“够了,韩重言。”



“你是忘的一干二净了。”



“现在我就告诉你——”



韩信连忙竖起耳朵洗耳恭听,生怕再惹得这小孩生气。



“今天是我的生日啊。”



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。”



韩信终于没忍住,扑哧笑了出来。



他怎么会忘了呢,他的小赵云心性已经变得同小孩一般了。一个稚气犹在的小孩,最喜欢的日子不就是生日么?



韩信蹲下身去,捏那小孩有些气恼委屈的脸,将那笑意强压下去,换上诚恳语气:“我的小将军,我错了还不行吗?待会给你好吃的。”



“可是…!”小孩还想说什么,分明还是不服气的。



“哪有什么可是。”韩信笑,“再送你个礼物。”



他放开蹂躏赵云脸颊的手,转而去盖住他的眼睛,去亲了亲小孩两片柔软的唇,将支吾声堵在嘴里。



真是够甜的。他想。











*

次日。



赵云从床上惊醒,扭头看了看桌上各式各样的糕点甜品,又看了看身边正望着他笑的韩信。



他突然意识到昨天他变小之后做了什么愚蠢的事。



……

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


“韩信,不许笑。”



“怎么的,自己做的事还不承认了?”



“…………忘了它。”




-fin

感谢阅读!

评论

热度(194)

  1. 澄邈.易景。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