澄邈.

盾铁/蝙超BvS【可逆不可拆】/星蚁

【信云】男朋友的爸爸很好说话

去以秋云:

    *白龙韩信设定,东皇太一与韩信是父子关系,龙王有大量戏份哦。
    *喜闻乐见的见家长。


    “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一件事?就我是白龙变的那件事。”


    “说过啊,你还变出尾巴给我看了,你忘了吗?”赵云奇怪地看了一眼韩信。他正在撕手里的薯片袋,没撕开,转手递给韩信。


    韩信接过来三两下把袋扯出一个大口,递回给赵云。他脸上一片严肃,手撑着桌面,盯着赵云的眼睛。“那好,我跟你说个事,你先做心理准备。”


    赵云也跟着紧张起来,背不自觉地挺直了。“你说吧!”


    “我爸来了。”


    “什么?”


    “我爸来了。”韩信看着一脸视死如归的赵云,觉得好笑,又重复了一遍。


    赵云的表情由惊讶转为惊慌,他摩挲着手里的薯片袋子,摸了两下又把它放回沙发上,自己站了起来,懵懵然在客厅里转了两圈,然后直奔卧室而去。韩信大概猜到赵云想干什么,抬起腿准备跟上,却看见赵云停在门边,扭过头急急忙忙地问:“伯父什么时候过来?”


    “明天。”韩信耸了耸肩,“而且我们要先跟他打一场。”


    “什么意思?”


    “意思就是他被选为我们明天的对手了,五五。”韩信头痛地揉了揉额角,“我就不明白了,他放着好好的龙王不做,来掺合一群凡人的事干什么!刘老三跟我说这事的时候我都快吓死了,我还以为是他看错了,可听他那描述,肯定是我爸,假不了。”


    韩信嘴刚闭上,赵云就推开卧室的门冲了进去。韩信紧跟其后,反手把门推上,看着赵云直直奔向衣柜。赵云整个人都快埋进衣柜里,一件件衣服被他拽出来扔在床上,柜里那几件衣服被他从头到尾翻了三遍,实在是没有像样的了他才不舍地把柜门关上,叫上韩信一块研究床上这几套衣服。


    “皇家上将这套怎么样?会不会太正式了?万一伯父以为我要拿军衔压他怎么办?不行不行。”


    赵云随手把军装扔在枕头上,弃之如敝衣,然后拿起了执事套。“这身倒是不错,只是会不会显轻浮?比如伺候大小姐的印象?”


    “炎影?这个也不行,太不日常了。”


    “未来纪元?同上。”


    韩信坐在床边看着,随口插道:“嘻哈也不行,显不出你的身材。”


    赵云显然没听出来韩先生已经在口头上打起了擦边球,他全身心地投入到选衣服之中。“引擎更不行了,脸都看不见……唉呀!”


    韩信不忍心看他纠结,说:“就你原来那身吧,挺好看的,适合出战也显腰细肩宽。”

   “那就这套?”赵云还是有些犹豫。


    “就这套吧,应该符合我爸的审美。”毕竟我就很喜欢。


    “那你呢?你穿哪身?”赵云寻思了一下,好像韩信的衣服都跟他的差不多……


    “我当然要变回龙了,在他面前装人类那不是找揍……”韩信站起来,“嘿嘿”地跳了两下,红色的大马尾快甩到天花板上去。赵云刚想问他干啥,韩信落地之后被一团柔光罩住,再现出身形时已然变了个样。


    时隔一年再次见到韩信变龙,赵云一时怔在原地,回过神时发现自己的手已经快碰到韩信的角。韩信比赵云矮了些,但角很长,此时他低着头把角往赵云手里送,看起来真的挺像温顺的小动物。


    赵云记得韩信说过龙的角很敏感,于是极尽轻柔地摸着一对白玉似的角,同时还揉了两把白色的头发。韩信舒服地直哼哼,眼睛也眯了起来,主动往赵云手里撞。


    “好了。”赵云拍了拍韩信的角,韩信把头抬了起来,脸上略有不满。赵云看得好笑,转身去收拾床上的衣服。“早点睡吧,明天还有架要打。我觉得不管穿成什么样,如果不能打败伯父,那就一切免谈。”


    “我也没想到他就这么过来了,还想着晚点再带你见家长的,等这边的事都处理得差不多了之后。”


    韩信卸掉所有力气,软绵绵地往床上一倒,正好压在赵云的执事装上。赵云拽了拽衣服,衣服被韩信压得纹丝不动,赵云伸手去推韩信韩信才滚开。


    “子龙。”韩信看着赵云挂衣服的背影,问道,“你紧张吗?”


    “怎么能不紧张?”赵云头也不回地说,“但是现在不应该紧张,应该好好睡一觉,明天拿出最佳的状态给伯父看。”


    “想得倒挺开,我可是怕得要死。”韩信把脸埋进枕头里,小声咕哝着。


    赵云没听见,他回头看见韩信支棱着的两根长角,皱了皱眉,说:“重言,变回来,别把枕头划破了。”


    ***


    在泉水集合的时候赵云想起一事,连忙抓住韩信的袖子,问他:“伯父他老人家相貌如何?”


    “相貌?”韩信愣愣地瞅着赵云,“挺好看的啊。”


    “……不是,我是说他长什么样。”


    “噢,我想想。嗯,挺年轻的,外表看起来不比我大多少,但是肤色很白,常年家里蹲的事吧,看起来也挺阴暗的。噢对了!”韩信想到了重点,“他下半身是尾巴。”


    “尾巴?”赵云有点发懵。


    “对,我爸他不爱化成人形。”韩信无奈地说。


    赵云点了点头,心想韩信他爸还真是奇怪啊。正好泉水的屏障消失了,赵云一马当先冲了出去,想着韩信他爸作为坦克可能会走下路,赵云提着枪就往上路跑。


    远远地就看见韩信说的下半身是条尾巴的人,赵云心里一喜,加快脚步跑到对方跟前,先作了个揖。


    “赵子龙,参见!”


    韩信他爸原本正背对着赵云清兵,听到声音后转过身来。赵云看清此人的面容后吃了一惊,果然如韩信所说,外表看上去年龄不大,还很俊美,只是身边绕转的两个球给他添了笔阴森之气。赵云不敢怠慢,马上又鞠了个躬。


    “在下赵云赵子龙,是韩重言的……好朋友。”赵云脸上燥热起来,他怎么也说不出“男朋友”这个词,只能在心里祈祷韩信之前回家的时候有跟他爸提起过自己。


    东皇太一其实什么都没看清。他可能是常年窝居深海,眼睛有点退化,又陡然上了岸,现在就跟高度近视没什么区别。十米之外人畜不分,赵云在他眼里也就是个人形,但说的话他是真真切切听到了。


    赵云忐忑不安地等了两秒,等来一个“嗯”。他抬头看向东皇太一,东皇太一也在看着他,但眼神迷离,更像是看着虚空。东皇太一双臂一振,身边又多了个球,他冷冷地看着赵云,说:“放马过来吧。”


    赵云握紧了手里的枪,手心出的汗造成了滑腻的感觉。“那晚辈就得罪了!”话音未落赵云就是一段突进,枪尖快速地刺向东皇太一。东皇太一丝毫不惧,后退两步,让身边的球撞向赵云。赵云避无可避,顶着球攻击东皇太一,一直把他逼到防御塔下。


    “身手不错。”东皇太一轻笑一声。


    赵云的攻击拉近了他俩之间的距离,东皇太一总算看见这个拐走自己儿子的小子长什么样了。韩信这混蛋眼光还不错啊,东皇太一这么想着,继续跟赵云互怼。


    赵云还在疑惑为什么东皇太一不躲到塔下和他缠斗,紧接着他就悲哀地发现,他打不过东皇太一。


    “你走吧,这次就当我让你这个小朋友。”东皇太一突然说,“下次再见,我可绝不会手下留情。”


    赵云愣了愣,估计了一下眼前的局势,果断地鞠躬道谢然后逃跑。东皇太一看着赵云从人变回人形,双手笼进袖子里,施施然飘回塔下回家去了。


    东皇太一与赵云再次遇见是在自己家的野区,韩信带着赵云来反蓝。韩信看见东皇太一大吃一惊,心里咆哮着明明我都很注意避开了啊怎么还是撞上了,眼瞅着东皇太一抬起手,情不自禁地大吼了一句:“爸!是我啊!”


    东皇太一的手停在了半空。韩信一看有戏,又喊了声爸。


    照这个形势,下一句估计就是“你不认识我了吗,我是信儿啊”这种宛如言情小说的烂俗台词了吧。赵云直想当场撇清他和韩信的关系。


    东皇太一像是被唤醒了心中的亲情一般,居然真的放过了韩信。韩信松了口气,却看见东皇太一手腕一翻,大住了他身边的赵云。


    几乎是在东皇太一放大的那一瞬间,他们那边的人就全赶到了。赵云接受着洗礼,四肢僵劲不能动,木乃伊一样直挺挺立在原地。韩信举目无队友,只能悲愤地扑向敌方四人。赵云两秒倒了,残血的东皇太一扔了句“交给你们了”就手一笼飘走了,韩信坚持了几秒也壮烈殉情。


    这一场直到结束,韩信和赵云都绕着东皇太一走。


    妈的,什么虎毒不食子,都是假的。


    ***


    “视力退化?”韩信“蹭”地站了起来,凑到东皇太一面前看他的眼睛,“怎么会这样?早就跟你说了没事也出来逛逛,你就是不听,这下好了吧。”


    “只是跟你们人类近视的情况差不多罢了,不用这么紧张。”重音落在“你们人类”上。


    韩信身体一僵,不自然地“哼”了声,一屁股坐在赵云旁边的椅子上。


    “这样下去也挺耽误事的,伯父要不要去配副眼镜?”赵云提议。


    “伯父?”东皇太一挑了挑眉毛。


    赵云身体一震,压下心里发毛的感觉,不动声色地说:“您要是觉得眼镜也不方便的话,隐形眼镜也是好的选择。”


    “隐形眼镜?听起来很有趣。”东皇太一的尾巴在地上扫来扫去,他思考了下,点了点头,“可以试试,赵将军能不能陪我去一趟?”


    韩信愣住了。“为什么不是我?”


    “伤成这样你还想跟着去?”东皇太一的视线落到韩信的胳膊上,冷笑一声,“我靠轮廓分辨人都打得比你还好,你这个战绩,说出去还不让人耻笑,东海怎么出了你这么一条废龙!”


    “你这话不能这么说啊,我好歹也是全场输出第一,怎么就让人耻笑了?谁敢笑我,我不打爆他的头!”


    韩信忍了又忍,把到嘴边的“你不也就是顶在前面挨打,除了以命换命什么都不会”给憋了回去,他心里清楚这话绝不能说。


    但他还是不服气。从小到大,他好像从来就没让东皇太一真正满意过,他的父亲总是对他很严厉,严厉到他几乎要以为幼年的温馨回忆只是他的臆想。他不敢猜测东皇太一来到人间是为了他,但东皇太一当着赵云的面呵斥他,他有满腔的怒气和委屈无处发泄,只能狠狠地别过头。


    东皇太一还想再说什么,赵云赶紧站出来打圆场:“我陪伯父去就可以了,重言你既然受了伤就老实待在家里吧,我一会儿拜托张良前辈来照顾你。”


    赵云在心里给自己打气,转身微笑着对东皇太一说:“请跟我来吧。”


    ***


    赵云带着东皇太一去买了一副高度数的隐形眼镜。眼镜是赵云给戴上去的,确认东皇太一没有不适之后赵云才松了口气,手掌后知后觉地抖了起来。


    他心里清楚这是因为见到了韩信的长辈所以惧怕,他赵子龙就算天不怕地不怕,到了东皇太一这里也要畏惧三分。他怕的事情太多了,怕惹东皇太一不高兴,怕东皇太一一不高兴就不同意他和韩信的事,怕东皇太一把韩信硬抓回东海。他心里七上八下,怀里像揣了只兔子,面上还要保持礼貌的微笑。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讨好东皇太一,这方面他实在没自信,但他希望自己能做到最好。


    在赵云低头思索的时候,戴了眼镜的东皇太一已经把他上上下下从头到脚看了个遍。东皇太一突然伸了个懒腰,靠在椅背上懒懒地说:“我饿了。”


    赵云赶紧看了看手表:“也确实到了吃饭的时间了,我带您去饭店吧?”


    “你决定吧。”东皇太一说。因为赵云“不想吓到平民”,东皇太一十分不情愿地化出了双腿,他抖了抖腿,只觉得很不习惯,没有尾巴万分之一的舒服。

   东皇太一迈着缓慢的步伐跟着赵云,看他掏出手机打电话,说的话一字不漏地传进东皇太一的耳朵里。


    “前辈,我是赵子龙。重言吃饭了吗?我现在要带东皇太一伯父去这附近的餐馆,您让他自己弄点吃的吧,他要是懒得做就麻烦您带他去吃饭,总之不能让他把家里的零食当饭吃。”


    赵云交代了几句就挂了电话,回头冲东皇太一笑了笑。东皇太一盯着赵云的后脑勺,眼神慢慢放柔了。


    赵云贴心地把东皇太一带到一家主打海鲜的店,但东皇太一想尝尝陆上的食物,迈动着还不太利索的双腿走进了旁边的面馆。他们点了两碗面,在等待的过程中谁也没说话。赵云发动自己全部的脑细胞,试图发起一个话题。东皇太一突然说:“韩信小的时候非常黏人。”


    “什么?”


    “他刚出生那会儿就是小小的一团,我不放心他,走到哪都带着他,因此他很黏我。”东皇太一握着水杯,眼睛看着窗外,追忆着遥远的日常,“他那时候还没能力化成人,小小的一条龙,要么是缠在我的胳膊上,要么就是在腿上盘成一团,就算是把他搁在袍子的下摆上他也能睡着。”


    赵云听着自己从未接触到的韩信的童年趣事,脑袋里描绘出小白龙把龙王的袍子当被呼呼大睡的样子,忍不住笑了起来。“他现在也很黏人。”赵云说。


    “不要太惯着他,一惯他就要上天了。”东皇太一意味深长地说。


    赵云赶紧低头称是,掩去自己脸上可能爬上的红色。


    东皇太一却没再注意赵云,自己又沉浸在了回忆里。“他化成人以后,最喜欢的就是玩我的角,常常趴在我背上,等我把他放在肩上就去抓我的角。他把它们当成最好的玩具,怎么都不厌倦,有一次我要去和其他龙王议事,他扒在我肩膀上不肯下来,我着急之下呵斥了他,从那以后他就再也不敢碰我的角了……我很后悔。”


    赵云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好沉默地听着。


    “恍惚间他都这么大了,都知道跟我作对了。”东皇太一像是从来没一口气说这么多话,自己也有些缓不过来。他顿了顿,看向赵云,声音里带了点笑意,“都知道谈恋爱了。”


    赵云的脸这回是不红也得红了。他不敢伸手挡着,把头压得更低。


    “我明天就回东海了。”东皇太一说。


    “啊?”赵云被打了个措手不及,“这么快?”


    “我来就是想看看韩信,没别的意思,毕竟我也有半年多没见过他了。”东皇太一说,“看到那混小子活蹦乱跳的,我也放心了,东海还有事,我不能长时间待在外面。”

   “可是他也很想念您。”赵云皱起眉,“他有好几次跟我提起您……”


    “只要不是什么老头子真烦人我就心满意足了。”东皇太一戏谑地笑了笑,“东海永远是他家,什么时候想我了什么时候带男朋友回来不就得了。”


    赵云羞耻得不行,嗫嗫说不出话。他身体里有一种得偿所愿的喜悦正在膨胀,以至于他恨不得现在就飞回家和韩信分享。


    “龙类若是喜欢一个人,会心甘情愿把角给他摸。”面端了上来,东皇太一掰开筷子。“好好对他。”


    ***


    韩信“腾”地从沙发上弹了起来,目瞪口呆地看着赵云。


    “这这这么容易?就把我爸,把我爸给摆平了?”


    “是,伯父还说对我很满意。”赵云对韩信的反应毫无办法,只能不停地揉太阳穴,“他其实一直在派人保护你……自然也就知道了关于我的消息。”


    “啊?”韩信吓了一跳,“什么?我怎么不知道?那他的人现在还在吗?”


    “已经离开了,你放心。”赵云心说要是让你发现了他还当什么龙王。


    韩信松了口气。他注视着赵云,眼里兴奋的火苗渐渐熄灭,眼神变得柔和,像是溶了一罐蜜糖。赵云走过去,和韩信交换了一个吻。


    “伯父跟我说,你们龙族表达爱意的方式就是让人摸角。”


    “是啊。”韩信捏了捏下巴,“我小时候老是玩我爸的角,不过他现在应该不肯给我摸了。”


    赵云失笑:“其实他心里高兴得紧,只是面子上挂不住。”


    “我就没有这个困扰,我这么年轻,干什么都是理所应当。”韩信走到窗边,看着窗外繁华的夜景。他转身问赵云:“子龙,你信不信我?”


    “问的什么话?自是信你。”


    “那你能不能从这里跳下去?”


    赵云愣了愣,走到窗边探头往下看,极高的高度让他有些晕眩。他爬上窗台,回头对韩信笑了下,纵身跳了下去。


    伴随着一声清啸,一条白龙从窗口冲了出去,正正好垫在急速下落的赵云身下。赵云被狠狠颠了一下,睁开眼睛,一翻身骑在白龙身上。白龙载着赵云在近地面飞了一圈,然后飞向高处,从空中俯瞰这座城市。


    赵云被这满眼的金迷纸醉勾走了魂,好半天才发出了一声叹息般的感慨:“真美啊……”


    他摸了摸身下白龙的身体,即使韩信看不见,他也满脸郑重地、无比认真地说:“能和重言共看一生美景,是子龙的幸运。”


    白龙好久没有做出其他动作,半晌之后才像是回神了似的,载着赵云慢悠悠地向更远处飞去。


    此时的韩信家附近,东皇太一和刘备正坐在小卖店门口的台阶上,抬头看着黑漆漆的天空。


    “你能看见他吗?”刘备问。


    “看不见。”东皇太一说。


    刘备笑了,说:“看不见也要看。”


    “还会看一辈子。”


    “其实我挺羡慕你的,儿子长大了,你也轻松不少吧。”刘备略带埋怨地说,“我家那个混小子,成天不学习,就知道玩,还到处给我惹祸,最近还在研究什么离家出走。”


    “那我要告诉你,我也挺羡慕你的。”东皇太一还仰着头,即使他完全看不见韩信的身形,“我想再被韩信黏着,只能去回忆里体会了。”


    “早晚的事。”刘备笑着叹了口气,“谁也不用羡慕谁。”


    东皇太一突然站了起来。刘备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,看见一条白龙飞翔在半空,接着又消失不见了。


    “那上面坐着你的赵将军呢。”东皇太一双手抱胸,冲刘备扬了扬下巴。


    “无所谓,韩信还能把他摔下来不成?”刘备毫不在乎地摆了摆手,“我相信他们两个在一起能飞得很稳。你信不信?”


    东皇太一也笑了,他点了点头。


    “信。”


    END

评论

热度(456)